我的梦----吴为山
发布日期: 2014-06-19 访问次数: 115

 

我的梦

吴为山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思何,何为而思?这体现了一个人的价值观。

    思是一种愿望,一种期待。是人在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交融中寻找规律和理想坐标的心智活动。而当人们进入睡眠状态,这种思的过程和思的内容则成为潜意识,在其支配下,许多美好的愿望转化为梦想……

    没有梦,会陷入功利的现实。

    作为人类纯精神行为的艺术活动,注定了它与梦相连,因此,艺术家是梦者。

    当然,任何美好的梦想都须通过辛勤劳动而得以实现。

    我从事艺术创作、教学、研究三十年,在梦与现实间穿越。其梦在于通过塑造中国历史杰出人物展示文化精神,建立时代丰碑,化深厚的传统为今天艺术创造的资源,溶入人类文化的洪流;在国际社会传播与弘扬中华文化。

    此梦令我魂牵,令我迷醉,令我为之奋斗!

 

    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社会转型,全民经商,我有感于价值取向多元,许多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科学家、艺术家在人们的视线中逐步为大款、明星所取代。我深感一个民族的兴盛,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民族之魂支撑,经济腾飞也只是短暂的。而民族之魂则是由经久弥新、生生不息的文化所孕育,它是无数先贤不屈不挠的精神的铸就。在历史发展的每个坐标点上,都有代表性人物,他们的形象上刻载着民族兴衰的沧桑。作为一个雕塑工作者,用黄土炼就其形象,凝固其精神,以青铜铸造其丰碑以励志后代,昭示未来,为时代建立恒久的价值标领。因此,我开始了塑造中华杰出历史文化人系列雕像。初以塑造现当代杰出人物入手,其形象有相可依,资料充分。尤以健在人物更可交流,生动与深刻。继而逐步过渡到塑造古代人物乃至上古的神话,构成相对完整的杰出人物雕塑坐标系。鲁迅、张澜、陶行知、徐悲鸿、聂耳、杨振宁、邓稼轩等,在冲破封建文化,倡导科学与民主的时代,这些名字熠熠发光;老子、孔子、王羲之、祖冲之、白居易、苏东坡、欧阳修、徐霞客等,在古代灿烂文化的星河上,他们不仅照亮了中华民族迈步的前程,也为世界文明增辉。精卫填海、女娲补天、伏羲八卦等等,是民族想象力、民族意志、民族智慧的化身。今天,当我凝视一座座雕塑,它们似群峰而立,高山仰止。这山脉将绵延不断。

 

    1994年春,费孝通先生教导我,“一个人一生中把一件事做好就很不简单,要塑造出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风貌”。季羡林先生看了我的作品后,撰文以赞且书:“扬中华之文化,开塑像之新天”。由此,我清晰地看到自己所追求的事业的正大与光明。上世纪九十年初开始,商业雕塑兴盛,我则默默地在塑造中华杰出人物的艺术实践中寻找自己梦想的实现。耕耘是需要低头迈进的,这也许就是“孺子牛”的精神。

    佛教通过“设像”而传教,其像是佛,是偶像。我所塑之像是在社会伟大实践与进程中的杰出人物,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文化本体,是天行健,自强不息的君子。

    近三十年来,我创作塑就了数百尊古今杰出文化人雕像。1999年南京博物院建立了“吴为山文化名人雕塑馆”,2000年南京大学建立了吴为山作品艺术廊,2001年澳门建立“吴为山工作室及作品陈列室”,2005年韩国建立“吴为山雕塑公园”,2007年无锡市人民政府以我的32件作品建立了“人杰苑”,同年英国剑桥菲茨威廉博物馆收藏并陈列我的《孔子像》,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巴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大学等中外数十所大学及意大利国家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等艺术殿堂收藏并陈列了我的中国杰出人物系列雕像,他们分布于世界,表现了文化人的神貌与品格,传递着中国的信息。

 

    当然,塑像不同于蜡像。前者是在艺术家主观与客观对象间平衡的结果。它不囿于像,更在传神和艺术创造。中国肖像雕塑从上个世纪初学习西方传统并通过学院教学已形成写实为主体的创作方式。然而,以西法塑造中国人,特别是塑造中国文化人,未免在形式与内容的结合方面有错位。所谓“法”,究其根本在于其所生成的民族文化土壤。中国的“传神论”及“写意”的理论与实践,以及在绘画与雕塑上传承下来的造像法是我们先民的智慧。我们在学习西法的同时,尚须回眸自己的传统,它是民族心理、民族文化、民族灵魂深处的积淀。所谓文化自信、自觉,来自于对文化的成因、文化的内涵的理解。针对西方写实主义为体为用和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之风的盛行,我于十多年前提出“写意雕塑”的文化概念,并通过大量的创作实践加以佐证,以建立当代中国版本的价值标准。这种写意,其美学特征与表现形式与中国文化的主体,即中国文化人的神貌同质同构,在刚柔相济、虚实相生、神形兼备中表现了“温良、灵敏、坚毅”的秉性,它不仅是一种方式,更是文化取向。当诗风浩荡的中国写意碰撞于西方古典的写实和现代主义的抽象时,便形成了新的艺术创造。现代“写意雕塑”所依托的背景是人类文化的广阔空间。它的合理性和它的文化特性也丰富了人类文化的多元。它的这种具有哲学意味的命题体现了艺术的普遍规律。同样,挖掘传统资源

,塑造中国当代文化形象的理论也适用于其它艺术门类。“写意雕塑”从概念提出到创作追求,逐步形成了文化品牌。它也使得中国历史文化人系列雕塑超越了内容表现的范畴,而成为具有创新特质的艺术。

 

    国家、民族不仅是一个版图的概念,其凝聚力、影响力更在于文化。因此,推动中国文化和当代艺术的创造在世界范围的传播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责任。近二十年来,我在两岸三地举办艺术展,继而在日本、韩国、美国、法国、英国、联合国总部、意大利巡回做展。以《老子》《孔子》为象征的文化人系列雕塑、以《睡童》《母与子》为代表的表现人类普世情怀的作品、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群雕》表现祈求世界和平的作品,获得了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内的国际人士的赞誉。潘基文认为:“这些作品反映的不仅是一个国家的灵魂,更表现了全人类的灵魂”。且以工整的颜体亲笔书写“上善若水”以赠。这进一步证明通过中国文化人系列塑像的艺术,获得了世界对中国文化的认知与认同。巡展到了世界雕塑之都罗马,《孔子》《老子》《李白》等雕塑第一次在意大利国家博物馆与米开朗基罗、曼祖的作品对话,其中组雕《对话——达·芬奇与齐白石》经意大利文化部批准,永久收藏并陈列于意大利国家博物馆·威尼斯宫,这幢具有570年历史的宫殿见证了意大利人民对中国文化的深情。

    201212月,作品《天人合一——老子》到了法国卢浮宫展览,在国际美术展中获得了唯一雕塑金奖。该作品选择了类似于文化之鼎的造型,内部刻满《道德经》,以其深邃的慈容向世界叙述中国的和谐思想……

    我的梦,近三十年来,我为之奋斗。

    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亲民思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是中国知识分子无需商量而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共同心声。它是深蕴于民族心理的集体无意识,是常常使我们由梦中惊醒的警言。这是多么值得荣耀,值得自豪的文化家族血缘!我们与古代圣贤,与今天同仁,与未来子子孙孙同一个梦,此梦之解乃在于民族伟大复兴!

    我的梦不仅在自已作品的品质塑造,价值传播,也在于希望更多更好的艺术家作品装点美丽中国的大地。故我在城市雕塑文化建设中力倡中国精神,中国气派,时代风格。组织世界雕塑大会,与国际国内同道一起了解中国,了解世界,携手雕塑伟大的时代。

    在以作品本身传递中国文化能量的同时,我在世界的多所大学演讲。2011年参加了中美第二届文化高层论坛,在加州伯克利大学、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演讲,阐述中国文化中的和谐与包容,它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也是本质。只有爱文化,才能深爱祖国。文化对我们精神的滋养,就像母乳对我们的哺育。文化是祖国母体内最纯净、最甘甜的乳汁。我在母亲的怀抱里梦想,在吮吸母乳时生长,以德的风尚和体、智的劳作实现梦想。

    以有限追无限则梦毋断,寻未休,追无止境。

 

                                            2013.5.16 写于澳门

 

 

(饮露轩选自网络)